|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医警play 【全职/叶乐】

#不写肉只耍流氓

#ooc and bug 慎!

#我就是傻白【

#罪祸之秃-criminal 出品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天花板还是他所熟悉的白色,顶上的大灯也是简简单单,没有释放出一点光彩。他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四肢无力,根本动不了。

然后他看见叶修推门走了进来。

卧槽!!!

我在哪里?!!!

那人谁?!!!

于是张佳乐飞速运转的大脑突然当机,又昏了过去。

“哟,老张醒啦。嗯?怎么又睡了?别装死啊你。”叶修完全没有感受到来自张佳乐的仇恨。


又模模糊糊睡了几个小时的张佳乐终于被铺天盖地的饥饿感唤醒。他睁开眼睛,发现视野中没有叶修的身影,缓缓松了口气。

做梦嘛,大爷我不怕。

正这样想着,他又开始打量着自己的处境,似乎是浑身动不了的状态,黑乎乎的房间他也看不清楚什么,只能回顾这刚才那个可怕的梦并且默默鄙视叶修。

正当他默默延续着脑洞,并为梦中自己的英姿傻笑起来的时候,房间的灯突然被打开了。

“啧,刚才黑乎乎的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合着你真的被打傻了……”

被鄙视的正主一脸嘲讽地盯着张佳乐的脸,口中流露出的非友好语气让这朵受了伤的小花瞬间炸毛。小花气呼呼地瞪着他,仿佛眼中的怒气能把叶修烧死。

叶修心里清楚张佳乐不说话的原因,麻药的劲和本身受伤后虚弱的身体让他根本无法开口骂人。

张佳乐心里又明白如果开了口会被叶修嘲笑什么骂起人来真是温柔似水,愣是憋住没骂,想用眼中的怒火将叶修烧个里焦外也焦。

叶修一开口,就如一盆冷水倒在了张佳乐身上。


“我现在是你的主治医师,以后的日子请多多配合咯,张警官。”

“叶…修你大…爷……!日!”张佳乐骂道。

“行了张佳乐,身体不好就别撑着了,饿哭了吧你?”

这点他倒是没法反驳。

不对!谁哭了啊!!!!


叶修是个外科医生,摆着一张臭脸人人都觉得他是个有医术没医德的业界毒瘤,还是个很厉害的业界毒瘤。自从离开嘉世医院以后,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下落。能碰上他,张佳乐也觉得挺不科学的,并且他此时却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给送上了饭。


原来这就是被叶大医生伺候的感觉啊,还是挺享受的嘛。

张佳乐顿时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神清气爽。


就现在他的身体原因,还不能与叶修动真功夫。身在他乡怀“才”不遇,不能揍叶修一顿他还是挺无奈的。

“这里是哪儿啊……?”张佳乐弱弱地发问。
“这里是兴欣网吧。”
“网吧?!你居然在网吧给我治病?!治你大爷啊!!”

“别吵,张佳乐。”叶修面无表情地给他上完药,慢悠悠地解释起来,“现在我是个地下密医,专治你这种干点不干不净的活然后受伤的人的。”

原来是地下密医。

等等!“我TM干了什么不干不净的活了啊?”

“你不是专门抓没执照的小贩的嘛?”

“滚蛋我是特警不是城管啊!!”


张佳乐气呼呼地叫嚷完,看着叶修盯着自己,脸上一副惊疑不定的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叶修看着他依然四肢平躺,没有一点要动手的倾向,呵呵笑了起来。

“多大的人了啊?这么神经大条。”

张佳乐看着叶修,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直到叶修出去了把门给关上,他还是没有发觉叶修话里的含义。

看着麻药效退了的张佳乐这般生龙活虎,叶修笑着庆幸张佳乐没脑子,不然这样撩他自己还得挨一枕头。


叶修表示治治张佳乐那是游刃有余。

“叶不要脸!!!”

“……”不理。

“叶不羞!!!!”

“……”不理。

“老叶?”

“……”挑眉。

“好吧……叶医生。”

“怎么了?”

看着叶修终于回应了自己,张佳乐就默默盯着他的眼睛。

叶修很诧异,张佳乐怎么没炸毛。

“没怎么。我……我忘了……想起来了再告诉你。”

……叶修觉得自己成了儿科医生。


吃完饭的张佳乐战斗力简直超过黄少天,叶修想。

“没错,犯罪嫌疑人的自制枪械在那时性能并不是十分清楚!也就是说贸然冲上去会给特警带来一定的危险,韩队和张副都在进退两难之际谋划着。这时候!英勇的我……”

“……叶修……好吧叶医生,你在听吗?”

“在听呢。”叶修头也没抬,只是机械地给张佳乐换药缠绷带。张佳乐的左腿骨折了,皮肤擦中了一弹,结实有力的小腿被叶修抓在手里顺势捏了捏。

“这里疼吗?”

“没有。然后英勇的我解救了张副队的纠结,从边侧突袭了犯罪嫌疑人的窝点,给韩队他们制造了一个有利的突入缺口!于是在这样英雄般的行动中,我光荣负伤了!”张佳乐眉飞色舞地讲着自己的英雄事迹,完全不知道这般不服从组织命令的违纪行为,给韩队和张副队事后的总结报告带来了多大麻烦。

“肌肉已经不酸痛了吧?看你这里恢复的还行。”叶修挑了挑眉,细心地轻按张佳乐的右手小臂。

“不酸!本来经常举枪的手就挺有力气的!重要的是我制造了一个突破口!给全队带来了转机!突袭还转移了犯罪分子的视线,巧妙的掩护了其他队员的行动!哦!我觉得我真应该去参加总结大会的!”

“去了你也会被老韩骂死。轻轻侧个身,我看看你背后的烧伤处。”

“怎么会!我可是功臣!……卧槽!叶修你不要摸我屁股!!”


陈果倚着门口的墙,安静地听着房间里两人的对话。

一个人光顾着宣扬自己的英雄事迹,另一个人随口应答却在认认真真地检查着病人的身体情况。

两边说的东西风马牛不相及,却那么自然那么让人觉得心安,不知觉的让陈美女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

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么来劲这么认真的叶修了呢?


“你想让我碰你的伤口吗?摸到屁股而已,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啊?”

陈老板:“…………………………”

陈老板黑着脸离开了。


从此叶医生和张警官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哈皮小日子(并不。



评论(12)
热度(22)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