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军工向谢乐】绽放如白日的烟花

主谢乐,掺有一点粮食向的微妙的沈乐和沈1.0过去式,无暧昧,慎。

架空向,各种不科学,慎。

 

 

1、

“轰——”巨大的爆炸声从阵地后方响起,连指挥所都抖了三抖。

此时再看指挥所里的众人:瞳一如既往是那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沈夜则是皱了一下眉,用手揉了揉眉心;华月回头从窗外望去,看见硝烟从远处升起,定了定神又继续刚才的汇报。

“够了华月,我问你,这是本月第几次爆破测试了?”沈夜没等华月汇报完毕,先问出了那个使他感到头疼无比的问题。

“回司令,是第四次了。”

“呵呵,”沈夜笑了笑,“这是久违了,这样的研发进度。”

真的是久违了,好像有5年没见这等光景了。

“瞳,你随我去武器研发部看看,到底是来了个什么人。”

 

指挥部的一行人驾着越野车浩浩荡荡地向爆破点进发,还没等他们接近爆破点一公里,就隐隐约约听见了欢呼声。

“……无异……”

“……无异……你这臭小子……干得不错嘛!”

欢呼声随着越野车的咆哮消失殆尽,那群前一刻还在疯狂的研发部疯子突然就冷静了下来,看着越野车向他们接近。

沈夜一行人下了车之后,未做过多表示,只是扫了扫眼前这群灰头土脸的疯子。众人们齐齐向沈司令和参谋长行礼,只有一个褐发褐瞳的年轻小伙子,看着沈夜,目光无比的复杂。

沈夜很敏感地从这群沙子里爬出来的人中找到了这一双明亮的眼睛,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你是谁,以前从未见过你。”

“报告司令员,我叫乐无异,是上个月刚刚分配到流月军区的研发员。”这个叫乐无异的少年掩下了眼中的敌视,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年龄。”

“23。”

“以前在哪个军区?”

“报告司令员,没有。”

“在军校就职?”

“报告司令员,没有。”

沈夜有些诧异,一般的新兵都是18岁从军校毕业后直接分配进军区,而乐无异已经23岁了,竟然曾经从未在任何军区就职。

“你中间空余的5年,不在军校就职不在军区服役,你在干什么。”沈夜明显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因为人事调动不可能事无巨细地全部都向他汇报,所以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说不定是个奸细。

这里都是自己人,路面空旷不易掩护,他想跑也跑不了。

乐无异的脸色一如既往的自然,他的眼睛一直望向虚空没有与沈夜对视。这般淡定的神色,不仅让沈夜更加怀疑起他的出身。

“报告司令员,此事涉密。”

沈夜头上略有青筋暴起,他以一种十分危险的目光审视了乐无异一番。他向瞳比了一个手势,没过一会儿,便有士兵包围了这里。华月则在一边着急地摆弄着平板,突然了震惊一下,像是发现了什么,连忙抓住了沈夜要再下命令的手。

“司令员!不可!这件事确实涉密,你看!”


乐无异。

政治部乐绍成之子。

军校以全A成绩毕业。

进入流月武研部的调令是……叶海下的。


叶海,首席国防开发研究员,后转入政治部。虽然明面上看起来被贬职,高层等心中清明之人都知道,他一定成为了管理地下研发的人。他这样费尽心思把一张原本可能轰动整个指挥部的调令混杂在大批量新兵分配令当中,到底有何居心?

以及,乐绍成之子……

沈夜从不将政治部的人看得特别重,在他心里只有总参谋长、总司令员和主席三大势力的竞争,政治部作为一个相对比较中立的地方,虽有拉拢之意,可是毕竟与他们前线军区没什么关系。不过他也听说过乐绍成这个人战功赫赫,没想到乐无异竟有这样的出身。

叶海,乐绍成……

这靠山可着实不小。

沈夜不动声色地将华月的平板交还回去,慢声细语地对乐无异说:

“已经查明你的身份,倒也不必再带回去审问了,这个月武研看来成果不少,希望你们能在接下来的战役当中起到作用。”

沈夜转身离去。

“总司令慢走。”乐无异轻轻地呢喃了一句。

 

与此同时,在某个地下军研所。

“阿嚏……”叶海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喷嚏。

“呵呵,叶海,你怎么了?”一个带着单片镜的优雅男子从手边的零件堆中抬起头来,“这个恒温的地下你也能感冒?要不要我告诉采薇,让她放你回地面去一会儿?”

“哎呀谢衣,你就别忙着笑话我了,这肯定是团子他们又手忙脚乱了。”叶海拿手帕抹掉了鼻涕,又开始重新画起了图纸。

“啧!都怪团子!刚才打喷嚏手抖了一下!又要重画了!”叶海咆哮着把笔给摔了。

谢衣从刚才就有点心不在焉,此时却定定地看向叶海。

突然两人相顾无言,眼中似乎都有话想和对方说,一时间尴尬无比。不过,一向爽朗的叶海首先打破了这个局面。

“谢衣啊,你为什么要让无异去参军啊,他呆在研究所不是挺好的?他听说你让他去流月,急的眼眶都有些红了,一直扯着我大喊‘师父不能赶我走,我要陪在师父身边!’啧啧啧,瞧你造的孽。现在好了,人家真的生气了,我真的把他送走了,你又整天魂不守舍,想问我的话又说不出口,是要问无异的事吧?你看我猜对了没?”

谢衣叹了一口气,目光游离不知道在看向哪儿。一直平稳的双手突然就颤抖了起来,他急急地把手中的零件放下。他不回话,叶海也不追问,刚才尴尬的气氛又突然变得沉闷起来。

“我……”谢衣突然开口说了一个字。

“是清姣……她也很关心无异的近况……狼王听说无异去了前线又闹了起来,所以……”

他说不出口。

原本想送无异去前线,是想去让他体会前线的战斗,多多与士兵交流,能对他的开发带来一些帮助,制造出一些适用于战争的武器弹药。毕竟很少人拥有乐无异一样的运气,有一个高官父亲和参与过军研的母亲,能够在毕业之后直接进入研究所实习,当然他的天资和努力也是原因之一。大多数开发部的人都是从军区的武研部开始混起,然后一步一步走到军研所,所以他们对于战争的体验与理解,肯定要远远超越乐无异,出于这一层考虑,让谢衣产生了那个念头。

其次,就是乐无异的才华。乐无异和当年的他非常相似,不仅对开发感兴趣,在格斗以及军事策略的造诣上也颇有小成,虽然仅仅是军校中的全A所见,但是当年的自己,不也是苦苦求着沈夜,最后能够在前线指挥装甲兵和炮兵?也许沈夜能够发现无异的一点特质,让他带兵打仗也说不定,这对他的成长与在武器研发上也是有极大的帮助的。

最后。

最后才是他说不出口的事情。

那天无异的一个小型手雷改造成功了,无异很高兴,当时他的笑脸深深地刻在了谢衣心里。谢衣也很高兴,虽然他不像无异那般欢脱,但是过度的高兴也让他做出了令自己十分惊讶的事。

他走了上去,拥抱了他的徒儿,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说:

“无异,干得好。”

他忘不了那时他心里的悸动,这种心灵上的冲撞感令素来成熟稳重的他有了一丝慌乱。他看着脸突然变得红彤彤的徒儿,看着他虽然涨红了脸,却举止一如往常,开心地向他道谢。

“谢谢师父夸奖!”

无异什么都不懂,做错的是自己,要克制的也是自己。把无异留在自己身边,只会让他被自己伤害,或者,厌恶自己。确实是因为他什么都不懂,如果自己因为一己私欲将他锁在自己身边,定会伤害他。师徒感情单方面变得不纯洁,定会伤害他。

我怎么可以伤害无异?

傻徒儿,为师怎么可能舍得伤害你,为师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包括……远离你。

为师一定会让你实现自己的梦想。

 

————————————————————

端午节太欢乐,没忍住,这就滚回去复习。

 

随便解释一下设定。

各大军区的武器研发部,干的活就是把从敌人那里收缴来的飞机残骸啊发动机啊剩下的弹药枪支进行拆解分析,一方面改造现有武器来适应前线战斗,一方面上交研究报告给军火研发所(也就是叶海带着的那一帮),军火研究所是比武器研发部更高端的地方,技术也更发达。军研所没有所谓的官职军职之类的明确上下级别之分,只有公关的总负责人叶海,也就是表面上的顶头上司,其余的都是项目负责人、研发员、分析师和实习生。

武器研发部是一个比较鱼龙混杂的地方,除了有专门的分析师研究员以外,装甲兵团炮兵团工兵团都有人员涉猎,一是尽可能利用人才,二是能够更好的适应战斗,这里有部长副部长等职,其余没有明确的上下级之分。

谢衣曾是流月的装甲军团团长,也是研发部部长,现任地下军研所研发员。

夷则是政治部部长的儿子,在太华军区服役。【大家都懂

至于少将上校之类的军衔,还没考虑好要不要用。

 

↑以上全部私设,别太较真。

标题来自于廖一梅的《柔软》,别吐槽我,其实和《柔软》没什么关系。


评论(5)
热度(18)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