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军工向谢乐】绽放如白日的烟花 2

在是乐论坛上作为新人君被大家疼爱了好幸福(*´∀`*)

 

暑假蹲监狱补习计划取消惹开心!一定更更更!

 

2、

有些时候公关手段和私下交易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就比如说流月战线的局势从5年前趋于平缓一直是一个迷。

没人上报,没人敢查。就连流月军区的直属上司总参谋长神农都对沈夜不太过问,伏羲也只好撤销调查令,让流月和敌军的平衡就这样延续下去,想想也是,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再加上当时的调查令撤销一事,正好被谢衣离开流月军区的大新闻给掩盖了,所以流月军区被孤立这一事,似乎各大军区都没怎么在意。

除了百草军区。

程庭钧早早发现了武研部最近的异动,看到了自己的徒弟闻人羽军校时期时常和他提到的那个乐无异,压下心中的疑惑,着手写起了“家书”。

 

武研部掩体外围,乐无异正在拆卸一个爆炸失败的改装地雷。隔着防爆装置看着自己亲手组装的地雷,他突然心情又差了起来。

如果是师父,定然不会做的这么糟糕。

如果是师父……

“乐无异,你在干什么?”背后传来了一个严肃低沉的声音。

乐无异一听就知道沈夜又来了,背着他摆了个嫌弃的表情,然后理理衣角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总司令好。”

“你似乎很不愿意看到我来。”沈夜眯着眼睛观察乐无异的神色,轻轻巧巧道出了他心中所想。

“报告司令员,这是本月您第6次视察武研部,现在部长给我的压力很大。”乐无异知道骗他骗不过,干脆露出沮丧无奈的表情,不停暗示他:您别来了,自从上次认识我,您每天奔波半个小时的车程跑来监督我工作,谢谢您,我真的可努力了我的祖宗……

“你在小瞧我,觉得我外行,觉得我不懂吗?”

“这没有,这绝对没有。”

沈夜绕过他,看着地上躺着的无辜的地雷,略带嘲讽的开口道:

“装上磁力感应器干什么,想把地雷做成导弹吗?双重感应生怕打不到敌人,哼,贪心。”

沈夜把外壳翻了个身。

“不愧是叶海推荐上来的人,一个改装地雷用这样的推进器,能做几个?打算放博物馆展览?”

“谁帮你埋的,流月的磁力感应器要东西方向放置。”

“安成这样的电路,你怎么不去转行做电路引擎?烧了也不意外。”

慢慢悠悠地说完这些,沈夜嘲讽的眼神转而又落到乐无异身上。

“你和流月军区的‘前任武研部天才’相比,还差得远。”

自然意有所指。

沈夜的恶趣味看来到此为止了。他恶劣的口气并没有使乐无异的表情有其他的变化。在乐无异耳朵里,沈夜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空有想象和理论,缺乏实战经验。他呆呆地目送沈夜离去,脑中不停转悠着自己央求着母亲安排他和心中偶像谢衣见面,央求着父亲把他送去谢衣身边实习的场景。

一个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嫩雏,每天空有理论纸上谈兵,难怪师父在我发表长篇大论之后总是笑着摸摸我的头,然后很温柔地说:“无异,你再好好想想,这样可不行哦。”

怪不得师父要赶我走……不,只不过是把我送走……

可是师父,我才来到这里一个多月,就已经很想念你了。

但我也不想让你失望。

乐无异尽管呆呆地望着沈夜离去的那个方向,可是出神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沈夜站在远处回头看着他,把他落寞的神情一一收进眼底。

侦讯处的十二向沈夜敬了个礼之后,径直朝乐无异走去。

“乐无异,瞳主任收到了一份找你的机密电讯,要叫你过去。”

 

“臭小子!也不跟吾说一声就去了前线!吾在研究室呆了一个多月才知道消息!你是要气死吾不成!”

清朗的声音从电讯中响起,虽然是暴怒的吼声,但是乐无异的脸上不禁带上了笑容。

“诶……禺期,你别急,你先消消气……”

“亏吾当年耐心对尔,本来像昭……晗光那样的机密项目怎么可能让尔等乳臭未干之辈插手!”

“行行行,你项目负责人,你最大!我可敬着你了。可我又不是冲着你去的……”

电讯那头传来了迷之破碎声。

“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乐无异大爆语速,急急地向禺期道歉,“你别气!在通讯室不像研究室!你可别乱来啊!”

“哼,吾自有分寸!”

听见电讯那头隐隐约约传来通讯员破口大骂的声音,乐无异只得扶额。

“晗光扭转战局这么多次,但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问题,有办法了吗?”停止了和禺期的胡闹,乐无异小心翼翼地问出自己一直关心的问题。

“有些眉目……不过……”禺期像是在纠结着什么似的顿了顿,“有些事情,等理清楚了再与尔分说。”

“无异,知道尔关心谢衣近况,叶海叫吾来说一声,晗光进展紧凑顺利,谢衣状态……也还行,尔不必担心,好好打仗。”

乐无异闷闷地放下电话,嘴里无意识地呢喃着“知道了”,然后面目阴沉地走出了通讯室。

站在温暖明媚的阳光下,乐无异直直地面向爆破测试点的方向,然后掏出了他的平板,鼓捣鼓捣连上了卫星。

“哈哈~”乐无异突然就笑了。

他再往野战武装带里一翻,把他的起爆控制台翻出来了,朝着其中一个红点按了下去。

轰——

沈夜的越野车突然被一股巨大的气流冲击推进,往前飞出去几米。

 

“滴滴滴滴滴滴——”

研究室里的人都被下了一大跳。叶海首先反应了过来,对着谢衣大喊:

“你的起爆控制台突然叫了起来!怎么回事!流月前线开战了吗?”

谢衣听到这话,立刻急匆匆地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到柜子边打开了他的起爆控制器。一枚红灯一闪一闪。

“呵呵~”谢衣松了口气,随即笑了起来。

叶海急了,赶紧凑上头去看他的控制器,看见红点的编号,眉头皱了半天。

“我看不懂你加密的编号……这坐标是哪里?怎么会突然起爆?”

“无异又调皮了,无事,你且安心。”谢衣朝叶海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按了一下那一闪一闪的红灯按钮,红灯随即熄灭。

“他把我加密的编号破译了,然后记下坐标把那枚智能广域地雷的信号加入的他自己的起爆器中,还改造了这盏小信号灯接收电路。”谢衣三下两下,很快就把小灯的电路拆出来给叶海看,“若是我不去按一下那个一闪一闪的按钮,它就会一直闪个不停。”

叶海的脸上挂下了三条黑线,乐无异的调皮他和禺期都领会过,可是他对谢衣的小恶搞,怎么跟自己的比起来就那么乖呢……

“你不用摆出那副表情,那枚广域地雷的火力不大,我当年只是放在流月爆破测试点做远程控制实验的,顺便留3个测测年限。”谢衣笑眯眯地拍了拍叶海的肩,无形之中散发出了一种幸福感爆破的气场。

叶海突然感觉到气氛不对,但以他的情商,也没有多想。

 

蹲坐在地板上的乐无异,看着手中起爆控制器上的信号小灯一闪一闪,然后突然熄灭。

师父……

他的脸上,也挂着一种幸福感爆棚的笑容。

 

 

 

最喜欢干的事之一就是耍耍太师父。

越野车飞起来的感觉还酥爽吗?

无异的智商真高,一边耍太师父一边和师父父花样秀恩爱,技术宅的世界我们不懂,新秀恩爱姿势get不了。

以及野战武装带,可以挂短兵器、子弹、手雷、医疗包之类的东西,一下子就想到无异腰上的小偃甲盒子了有没有!!

谢谢大家的捧场啊!

 ————————————————————

因为时间线我可能写的不是很明确所以稍微理一理

 

5年前:据谣言传,沈夜和敌军达成某种秘密协议,流月地区【暂时】休战

                   ↓

            流月内部不和,谢衣离开流月。

                   ↓

            程庭钧在后方无厌伽蓝潜伏。

                   ↓

            乐无异军校毕业,跪求见偶像。然后通过爹娘走后门进了军研所实  习,因为天资聪颖刻苦努力又对谢衣痴汉已久所以被谢衣收为学徒。

 

现在:师父父发现了自己的感情,正好有送无异去历练的想法,赶紧送走。

                   ↓

          然后正文开始。


评论(5)
热度(23)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