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骸纲】六道骸的拥抱 短篇完结

本来是给阿雪太太的告白来着,贴吧里放了这里也放一下好了

然后我不要脸@一下太太【

 @脑洞星球 


原著向短篇完结 给阿雪太太的告白(光影什么时候……

时间在漫画完结之后

 

 

六道骸的拥抱

 

和平的生活总是如此的让人眷恋珍惜,在结束了与复仇者的斗争之后,一身疲惫的纲吉看着眼前蓝波和一平打打闹闹的场景,感觉异常幸福。

除了有一件事让他很挂心,很惊吓。

本来在写作业的他突然浑身一触,超直感——亦或是69雷达告诉他,六道骸来了。和往常一样,平日生活依旧是个废柴的沢田纲吉匆匆忙忙扔下手中的笔,不知道碰倒了多少东西,最后又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这么激动只为了见一个他一直很挂心的人啊。

于是他迅速站了起来,打开了门,开口道:

“骸!你怎么……来了?蓝波你在搞什么鬼!!!!”

“啊,蠢纲,”蓝波吸了吸鼻涕,抱住六道骸的腿不放,对六道骸逐渐变得瘆人的脸色不闻不问,“骸,要抱抱。”

熊孩子你作什么死啊!!!

看起来像花椰菜的小牛随即放开了六道骸的腿,使劲一跳跳到骸的怀里,本来在一边看的一平也跳了上去。两个小孩靠在骸的怀里哈哈大笑,又一边吵架。沢田纲吉不禁觉得自己的末日要来临了,骸绝对会把一切帐都算在他的头上的。

想到这里,他颓废地低下了头。

“沢田纲吉,接着。”

纲吉抬头看到的依旧是骸那张明显正在生气的脸,可是两个熊孩子竟没有被打,而是顺着一条优美的抛物线落进了自己怀里。

真伤脑筋啊……

 

六道骸的突然到来使大家很惊喜,喜的那位自然是库洛姆,她听说了之后立刻与小春京子告别,然后赶来了沢田纲吉家。纲吉看着库洛姆的笑颜,不禁回想起前段时间她疑似被骸抛弃时的场景。

「少女的精神很不好,眼圈红红的,看起来哭了很久。小春和京子与她说话,她也不肯开口。纲吉很担心她,叫她来家中坐了坐,好好谈一谈。

“什么?你被骸抛弃了?他把你赶出来了?”纲吉听说了之后吓了一大跳,印象里的六道骸不是这样的人啊,对谁冷酷都不可能对库洛姆冷酷。

“骸大人他……还把雾守戒指给我了……说他不会再……”库洛姆小声地抽泣,有些说不下去了。

纲吉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只是超直感告诉他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头。再加上六道骸的话本来就是真真假假让人摸不透的。可是……

“库洛姆,你别难过……骸他是在为你好啊……”纲吉抓了抓头发,开始绞尽脑汁构思接下来的话语。

“骸本来做我的守护者,就是爸爸和他做交易,以保护他的同伴作为条件的。现在他可以自己守护了,所以……还有他不是很讨厌黑手党的嘛……他把彭格列戒指给你,是希望你能保护你自己啊……”沢田纲吉说着说着,自己也傻了。

好像,也许,真是这么一回事……

真是一个异常温柔又别扭的人啊。」

骸这个人就是这样,不管在哪里都能够展现的一副很优雅很习惯的样子,俨然成了主人一般自然。也许是气场的压制,纲吉抬头瞄了骸一眼,暗自咽了口口水。

红蓝异瞳显得特别诡异,半眯着的眼睛里闪烁着慵懒和戒备。领口很随意的开着,精致的锁骨露在外面,再上去是线条优美的脖颈,然后……

纲吉突然傻在那里,呆呆地望着骸带笑的嘴角。

“kufufufufu~沢田纲吉,你在看什么?”嘴角的主人把他的笑容收了回去,淡淡地开口问道。

“没……就是想问你……身体,额,怎么样?听Reborn说,水牢的营养液有后遗症……”羞涩的少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kuhahahaha~沢田纲吉,你被Arcobaleno骗了哦。”

“诶?诶诶诶?!”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六道骸笑得更开心了,“因为我的战力离开彭格列会让他很困扰,所以让你来打温情牌呢。”

尴尬,无比尴尬。

所以说Reborn是让我去收服骸?结果我自己不知道还被骸看穿了吗?纲吉内心快要崩溃了。这算什么,搞得跟美人计一样……不,好像有哪里不对……

纲吉偷偷地抬眼看着骸,看着他依旧风轻云淡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表情,松了一口气。和骸相处总是这样,刚开始会感觉很害怕,但是相处之后却觉得很舒服,好像要让人融化在他的温情里一样。

六道骸稍稍指导了一下库洛姆使用幻术的事情,叮嘱了几句纲吉,随即告别了。但是在纲吉的心里,有一个一直萦绕已久而且不得解的问题。

所以说蓝波一平为什么会和骸这么亲近啊?!还一个劲要抱抱?!

 

“纲大哥,那是因为……”

风太身边的东西突然失重了。

“在‘黑手党的怀抱谁的最舒服’排行中,骸先生是……NO.1。”

 

这是什么鬼排名啊?对风太各种千奇古怪的排名纲吉算是彻底无语了。不过这个排名本身更让他无语啊。

不过在他的印象里,确实有很多人喜欢窝在六道骸的怀里。比如说那个未来见过的巴利安的弗兰,自己回来之后就看到年幼版的他一直跟在骸的屁股后面。有一次他去黑曜的时候,看到那个小鬼坐在骸的腿上,窝在他的怀里吃着切成块的凤梨,嘴巴里还模模糊糊叨念着“师父要不要来一块”,然后受到骸的拒绝。

“这么说起来……”库洛姆轻轻地开口,双颊突然变得通红,“在未来的时候,我遇见了十年后的骸大人……在GHOST的攻击下,是骸大人救了我,然后……”

库洛姆脸变得更红了,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骸一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这点沢田纲吉很清楚。自从认识了这个从小不幸的奇怪的人时候,自己就一直放不下对他的牵挂。每次想起他来,心里都要感到一阵疼。这种魅力更体现在他本人那种自信从容的表情,总是让人感觉那么可靠。

脑子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纲吉渐渐进入了梦乡。

也许是白天的事情太多,一个梦境渐渐生成。梦境里的纲吉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处在一片纯白色之中。他慢慢往前走着,但是依旧看不见尽头。

不清楚方向,没有路和指示牌,但他就是不想就此迷失。

心里不知道在想谁。脚下很冰凉。

在心里的恐惧逐渐增多之后,梦境的天空逐渐产生黑色,白色就像被尽数吞噬一般,视野变得模糊不清。纲吉在梦境中被吓得摔了一跤,坐在地上的他抬头看着黑色的天空,寻找着有没有一丝微小的光芒。

然后在这个世界彻底变成纯黑之后,他发现了天空的一边出现了一颗小小的星星。那颗星星真的很小,散发着温和的黄色的光芒,使人忍不住想要去接近。

这么想着,纲吉就站了起来,朝着那颗指路星走去。星星变得越来越大,就好像越来越接近一样。越接近,就越能感觉到光芒散发出的热量,那种暖和而又温柔的感觉,让自己整个人的心情变得愉悦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纲吉突然联想到一个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也许又是超直感的便利吧。

那会是他的心情吗?

在彻底被温暖的光芒包围之后,纯白的世界中变得稍稍有一些色彩起来。因为纲吉看到了远处站着的一个人。他好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般,一个人站在那里散发着孤独的气息。

纲吉不可能认错,那个人是骸。

不像是现实中那般边角锋利的感觉,一凑上去就好像要被伤害。梦境中的六道骸显得温柔又优雅,仿佛黑暗面都被洗清了一样,和平常一般的笑容都带上了一股单纯的味道。

骸,你抱抱我好吗?

梦境中的他们,渐渐相拥,然后唇齿相接,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蠢纲!大早上吵什么吵!”Reborn的大锤子毫不犹豫地砸向了纲吉的脑袋,把正在癫狂当中的纲吉拉回正常。

“这这这……我的胖次……这……”

Reborn看到纲吉通红的脸,再望了望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蠢纲没上过生理卫生课吗?”

不不不Reborn你根本没搞清状况。纲吉在心里吐槽道。

重点不是裤子湿了。

而是他做春梦啦!

而且对象是六道骸啊!

可是,以他平时的经验来看,这应该不是骸恶意潜入他的梦搞恶作剧,因为他的69雷达根本没有报警。所以说……这结果只能是……自己喜欢额,那个谁……

沢田纲吉毕竟是经历了很多事情的男人了,他强作镇定,开口转移话题:“话说Reborn你昨天到哪里去了?”

“去叫了六道骸,然后去找可乐尼洛打了一架。”

合着六道骸是你叫来的啊!!

 

昨晚六道骸也一直没有睡好。

“师父,你昨天干嘛半夜跳起来啊,师父你好烦啊。”弗兰坐在骸的腿上,用头顶了顶他的下巴,“而且脸超——红——。”

超红你个大头鬼啊吃我一叉子。六道骸幻化出三叉戟狠狠地插进弗兰的脑袋。

“师父你该不会是做春梦了吧。”

弗兰扯淡的功夫六道骸可不肯跟他比,所以对于这臭小鬼胡诌他脸红的事情他也不想去做辩驳。六道骸叹了一口气。不过弗兰猜是猜对了一半不过不是我做的梦而已。

如往常一样,在进入梦乡之后六道骸习惯穿越于人们的思维之中收集情报,这是在复仇者监狱中留下的习惯,的确给他带来了很多便利。昨天去见了沢田纲吉时候,晚上也不知怎么的就去围观了一下他的大脑。

进去一秒钟就跳出来了。

沢田纲吉居然做那种梦,对象还是自己。那时自己着实被吓到了,所以立刻就从他的梦境中撤了出来。这时候他不禁要自嘲了,到底是被吓到还是逃跑呢?

也许两者都有吧。

不过这也不能遮掩住他的生气。他真的很生气。

气到他决定今天早上去找沢田纲吉算账,新帐旧账一起算。

 

纲吉今天起得特别早,在奈奈惊奇的眼神和Reborn嘲讽的眼神中离开了家。因为今天起得早,所以他不用和以前一样匆匆忙忙赶去去学校。

出门,然后石化。

为什么昨晚梦见的人今天一早就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一脸杀气?!好可怕他又要干什么?!

“那个……骸,哈哈,早上好。”总之先摆出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

“昨晚休息得不错啊,沢田纲吉~”骸手持三叉戟,慢悠悠地朝这里走来。纲吉感受得到,虽然看起来是漫不经心的脚步,骸实则全身紧绷,像是随时都要发出攻击。

“……!!骸你昨天是不是潜入了我的梦境?!”

“黑手党的梦境真恶心,进去一秒就受不了了。”骸的脸上扯出一个恶意的笑容,字字带刺的口气让纲吉很受不了,“恶心到我现在跑来夺取你的身体。”

等等啊骸,我昨天做了那种梦,现在你跟我说这种话很容易让人误解!

吐槽这时候实在是说不出口,纲吉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好了。

“总之,对不起,”纲吉深吸了一口气,早上见到骸心里莫名的高兴全部被冲散了,“对不起,我也控制不住……”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沢田纲吉。”

纲吉垂下眼不敢去与骸对视。更别说现在骸那种试探性的语气,很明显是在问他讨一个说法,大概自己说完就要遭到一顿暴揍吧。

说什么好呢?

“骸,我的意思就是,”纲吉闭上眼睛,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我喜欢你。所以才会做那样的梦。”

骸的脸色有点变了,那种复杂的神情看着很让人心疼,在纲吉睁开眼的一瞬收了回去,但还是确确实实被他捕捉到了那一瞬间的变化。

“kufufufu,真是有趣。你竟然会喜欢上我这样一个肮脏的人,”骸神色自然地对着自己说着残忍的话语,“像你这样的人……喜欢……我这样的一个人?你不是和我说笑的吧,沢田纲吉。我确实感觉到了Arcobaleno想要你收服我的意思,我不会吃这一套的。”

似乎是有很深的误会。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从前废柴而稚嫩的沢田纲吉有了很大的蜕变,比如说确认自己的心意,以及告白,以及被拒绝这些事,他都能够从容对付了。

大概。

“十代目!早上好!今天真早啊!”狱寺活力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骸你怎么在这里?你没有对十代目做什么吧!”

“那么,我先走了。再见了,沢田纲吉。”

真是谢谢你啊,狱寺君,给我解了围。纲吉在心中默默地说。

 

这样一个闹剧般的早晨,使纲吉一整天都无法好好用心听课。他的心里一直重复着几个场景:梦境中的黑暗、黑暗中的光、骸的表情变化。

不知怎么回事,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心就一直很沉重。还好山本看出了自己不想被打扰的心情,帮忙把狱寺拉到一边。

纲吉一直知道,骸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一个口不对心的人。明明很温柔,嘴巴上却从来不饶人。这种人确实是要慢慢相处过一段时间后才能渐渐了解,像自己这样能开超直感作弊的人实在是少数。

所以骸,他内心一定一直很痛苦吧。再加上经历了那些过去,六道骸对自己实际上是极其厌恶的吧。就像在使用人间道一样,明明是极其强大的力量,却被自己摒弃着。

看来自己放学后还是有必要去黑曜一趟。

 

好不容易拜托山本把狱寺拖走,他一个人迈上了走向黑曜的路。

身上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知道,是他的超直感——亦或是69雷达在报警了。

身边渐渐被迷雾包围,他停下脚步,没有做出任何防备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等着。迷雾渐渐散去,仿佛神降临一般的出场,六道骸站在迷雾遮住的小路的尽头,显现出身影。

“沢田纲吉,有何贵干啊?”

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骸。

“骸,我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跟你说。”纲吉一边说着这话,一边迈步向骸走去。

六道骸只是看着他走近,没有开口。

“首先,我是真的喜欢你,不是什么温情牌为了让你加入黑手党,我本身也不想加入黑手党来着。”

纲吉一边走,一边露出难过的神色。

“我不想勉强你。但我……也不想你勉强你自己。”

“你一定很累吧,每天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活得很高傲很自在,不我相信你对自己能力表现的厌恶神情是假的。一直伪装自己,不把真实一面给别人看。一直像催眠一样告诉别人你很冷酷,实际上温柔到不行。你渴望与别人的接触,又怕与他们接触太深要伤害他们。就比如说我以前看到你第二次逃狱的记忆,和你对库洛姆的做法。”

“为什么我不能喜欢你?为什么你要觉得你自己很不堪?”

“在我眼里,你比任何人都要坚强。被强硬加在身上的命运,你能做出这样的抵抗。虽然你小的时候有些事情做的是残酷而不加思考的,但是你是唯一不被命运所束缚的人啊。你所感受到的人间道也许真的是极其污秽的,但是你看……你现在无比珍惜身边的家人,爱得比任何人都要小心翼翼,这不就是你渴望光明的表现吗?”

“就不能……就不能让我做你黑暗中的光吗?”纲吉说不下去,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骸的脸色掩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可是他却主动朝着纲吉的方向走了过来。这时候纲吉终于看清楚骸的表情了,那是一种怎样的无奈?纲吉想象着那是被戳穿的无奈,他希望自己能是了解六道骸的那个人。

骸把手覆上了纲吉的头,然后拍了拍,以示安慰,但他什么话也没说。

也许是真的说不出话了吧。

“骸,抱我一下好吗?”纲吉踌躇着问出了这句话,那是他一直很想体验的事情。

突然间,纲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阵温暖给包围了。那是一种迟疑而不信任的温暖,像是主人做出了很大的决心才给予的一般。这个时候,纲吉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在风太的排名里,六道骸的怀抱是第一了。

六世记忆的洗礼,早让骸变成了敏感的人。

他比自己和身边的人更懂得人情世故,更懂得世界的规则,经历过更多的东西。

他懂得怎么样说话让一个人开心,怎么样让一个人生气,懂得如何让别人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就像现在一样,纲吉从未经历过如此舒适又可靠的怀抱。

双手有劲地环绕着他,不是很重,却感觉得出那份力道而让自己感到很安全很放心。骸微微弯着腰,使自己能在他的怀抱中找到更舒服的位置。

这种成熟懂事,就是他的六道轮回之眼强行植入给他的吧。

这份动作这么小心翼翼,小心到让自己心疼。

看起来六道骸是如此潇洒随意、自由放荡的人,但实际上,有无数枷锁套在他的身上,他才是最不自由的那个人。

“骸,别勉强自己好吗?”

“好啊,”骸的话语变得有一些轻松,“就让我在此时此刻变得坦诚一点好了。”

就如平时朋友间正常的交谈,骸缓缓放开纲吉。

“在你眼里,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是我喜欢的人,是温柔的人,是坚强的人。额,反正不是你把自己想的那么不堪那样的,不是的!”

骸站在背光的位置,此刻显得特别安宁,整个人散发着疲惫而温和的气息,从前69雷达感受到的危险气息渐渐消失了。

“让我放肆大胆地说一句,你愿不愿意永远留在我身边?”

“当然了!”纲吉急急地答道。

下一刻他就被拉进了一个不同的怀抱之中。这个怀抱和之前的不同,双手紧紧地环着自己,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海中的浮木一般。

能感觉到那份从未见过的热切的情感。

纲吉仿佛之中听到,“你原本就是我的光啊,沢田纲吉。”

如果不是我幻听就好了。纲吉心里偷偷地想。

 

小番外1

“呵呵,蠢纲任务完成的不错啊。”Reborn一反往常,居然夸奖起纲吉来,这让他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任务?你说什么?”

“色诱六道骸啊。”

“才不是!!!!!!!!!”

 

小番外2

“风太,我希望你能重新帮我排一次名。我不想顶着‘最能照顾小孩’这个名号呆在十代目身边!”狱寺一直以来对这件事都很抓狂。

“狱寺大哥,你放心好了,你不是一个人。”

“啊?怎么说?”

“骸先生是‘最受小孩欢迎守护者’N0.1哦~”

“这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喜欢这么懂事知人心的纲吉,我觉得骸这样别扭的人非常需要纲吉那样的人呆在身边。我理解的六道骸,真的是一个很坚强、很爱他人、藏得很深的一个人,其实他想改变这个世界,无非是对自己悲惨命运的抗击和因为对世界残留的一点热爱吧。

对别人温柔,又不想别人太接近自己而受伤。想保护别人,所以去做自己最不喜欢的事情。

纲吉的温柔单纯我很喜欢,可是在本文中还给他加上了一个直接的个性。我觉得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的纲吉,对于朋友家庭爱情等情感的理解一定比浑浑噩噩长大的初中生要深刻得多。因为经历了很多事情使他害怕失去,所以对于这一方面的表达应该会更坦诚吧。

不愧是大空啊,包容万物。


评论(2)
热度(6)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