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军工向谢乐】绽放如白日的烟花 03

主谢乐,掺有一点粮食向的微妙的沈乐和沈1.0过去式,无暧昧,慎。

架空向,各种不科学,慎。


3.

尽管乐无异在武研部忙得晕头转向,但作为一个入伍未满一年的新兵蛋子,新兵训练还是要照常参加的。不过他的存在可以算是新兵营里的bug:浑身背满弹药,武装带上挂着各式大大小小的手雷,背后背的小盒子里据说装着能炸毁整个流月军区的起爆控制器。

又有谁敢接近他呢?

“你说他的起爆控制器怎么可能会炸毁整个流月,司令不可能让他在自己的领地里埋地雷吧?”

“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谣言,谁有知道呢。”

在教官的一声吼下,新兵们在窃窃私语中又恢复了正常的训练。

乐无异并不是没有听到那些小声的议论,面色平静的他只是一遍又一遍拆卸组装眼前的61式自动步枪,在别人一轮拆装完毕之后,他已经三轮过去了。手指上下翻飞,时不时换把枪拆卸组装,整个人专注得可怕。

他来到流月为了很多事,为了自身的历练,为了师父的期望,为了国家,还有……为了师父身上的谜团。

他对沈夜的敌意不是空穴来风,其实说白了就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在军研所的5年里虽然听见沈夜名字的时候不多,但每次师父总是要夸他,什么高天孤月可望不可及,年轻的他自然是醋坛子打翻了一地。

师父并不是什么事都告诉他的,对他最真实的时候大概也只有教他武器研发的时候。每次结束课程,他的师父又会恢复到刚刚见面时一样,充满着谜团,让人渴望亲近却怎么也看不透。

师父,你为什么要在流月地下放置那么多高杀伤性地雷?

师父,你和沈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乐无异完成组装51式狙击,用时23秒。不错,和军区最高记录保持者相差了3秒。”华月拍了拍他的肩以示鼓励,然后把成绩随手记了下来。

乐无异正大光明地把那把51式狙击背在肩上,带离了训练室。班长刚想追上去阻拦他,就被华月拦下。

“不用管他,他有那个权力。”

 

沈夜在指挥所里沉默不语,整个人散发的严肃气息使在座的指挥神经紧绷,投影上的红点一闪一闪,数量逐渐增多起来。

一周前,突然在A1区爆发了冷兵器冲突,由这个为导火索,流月战线终于热闹了起来。没有轰轰烈烈,就像是孩子之间的打闹一般,有时这里碰碰,有时那里摔摔,双方都在用小打小闹打探对方情报,换句话说,就是敌军总司砺婴和沈夜的互相试探开始了。

“砺婴,等不住了么。”

沈夜冷哼一声,随即开始对各据点的团队进行远程指挥。指挥们匆匆忙忙奔出指挥所,直升机卷起阵阵飞尘,模糊了视线。待飞尘散落,沈夜的视野中逐渐显现出一个身影。那个人身背着改装得快认不出来的51式狙击枪,脸上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疲惫和成熟。

“司令员,新一轮小范围交火开始了吧。”

少年虽然看起来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但是脸上的微笑爽朗非常,这张笑脸放在这个场景之中却显得十分可怖。

“A23森林让我巡视吧,有把新兵器要实验。”

乐无异把背上的狙击枪举了起来,笑着向沈夜挥了挥。

 

“一队原地待命,二队2点钟方向快速前进,注意隐蔽。”乐无异坐在高空指挥机上发号施令,手中摩擦着近日他精心改装的狙击枪,神色专注看着战场。

此时的森林已经被浓雾掩盖,临地指挥能见度极低,他大手一挥,直接越权要到了指挥官的高空指挥机。乐无异接手3个步兵小队,沈夜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显示屏上,各小队如同棋子一般听从行动号令,在森林中匍匐前行,各种信息不断弹出,看来瞳在后方的信息战取得了比较不错的战果,使得乐无异能够一直接收到稳定的信号以及敌军的位置。

这种知道对方路数的棋局,还需要动脑子吗?

“三队倒退500米,远程引爆编码A23-177436。”

起爆控制器上的一个红点消失了。

“二队注意,敌军出现在你们正前方300米处,全体伏地,狙击枪准备。”

“对了,放过一个。”乐无异淡淡地补充道。

那条“漏网之鱼”没有当场自杀还是让众人松了一口气的,随着一三小队的靠近,上钩的鱼儿一直往南边跑,也只能往南边跑。

高空指挥机在经过谢衣的改造后,在空中能停得异常平稳。飞行员把它停在了空中,将窗口打开了一个,露出了黑洞洞的枪口。

“乐指挥,这可是高空,你用狙击枪怎么会有用?!”年轻的副指也不是没有常识的,看到乐无异在高空取出狙击枪要射击,实在想不通这个指挥官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乐无异挥挥手把他赶下去,然后开始瞄准那条漏网之鱼。

“没事,试试射程。啧,怎么看不清。”

他又把自己改得乱七八糟的瞄准镜摆弄来摆弄去,然后突然在右眼处戴上了单片镜,随即开始瞄准。

“砰砰砰砰”连着4声枪响。

“坐标382079,一队去把人抓了,小心别弄死了。”端着枪的少年指挥闭上了双眼,双手在打完那四发之后一直在不住的颤抖,这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确实是大忌。可是现在没人会来指责乐无异,毕竟是一个武研部的研究员,上战场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他们敬佩了,更何况还是首次。

“乐指挥,你别……紧张……第一次杀人总是这样的。”

“我没杀人。”乐无异抬起头,露出了他那张苍白的脸,“我没杀人,大概……”

当一队赶到的时候,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位敌军士兵双膝双肩分别中弹,整个人只能浑身抽搐不能动弹。

指挥机上面,乐无异叹了口气。

“大概会比死了更难受吧……”

年轻的副指看着他更加苍白的脸色,不大明白他的意思。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如果我不这样做,也许我们的战争会失败,直到最后我们自己和我们最在乎的人,都要陷入这个境地。

乐无异先前的冷静在交火结束后被洗刷得一干二净,干脆关上房门不肯出来。因为他这一次立功很大,瞳不用什么手段就让那人道出了大量情报。武研部的人反正是各种宠着他,沈夜也在为新撬出来的情报而忙得晕头转向,所以他得以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逃避几日。

华月有点担心地向沈夜报告:“因为乐无异前几日参与了审讯,所以最近精神很不好,都不肯出房门。”

“谁让他参加审讯的?首次参战诶,心理受得了吗?那小兔崽子越级越得也太多了吧。他不是新生训练课里除了作战相关都翘了跑去武研了吗?哼,他以为自己是谁,早该吃苦头了!”风琊很不满。

“等乐无异肯出房门了,就跟他说一句。”沈夜从各式情报和数据分析中抬起头,“任命他为装甲兵散团指挥,从通知他的那一刻起上任。”

 

军校论坛的某个加密板块上,被铺天盖地刷满了乱码,整整刷了3天。随即这团乱码就如同癌细胞一样扩散,渗入了提问板块、休闲板块。军校的学生们瞬间激动了,特别是通讯班的学生们,一个个都操起电脑开始疯狂破解这个黑客的来源。没搞几天,他们就放弃了。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黑客,分明是高权限账号的刷屏。然而这种高权限账号要是能被这帮学生破解,那仗也别打了。

既然没有办法破解账号,于是这帮闲散学生就开始从乱码入手。这些乱码他们只能破解没几条,大体有这样几个意思。

残酷,崩溃,现实。

这种负能量的解密给军校的人带来了不小的冲击,然而只是小小的军校论坛,上面的人并没有做过多的关注,并且那个高权限账号后来也不刷屏了。可是众人的破解工程还在继续之中。

某日军研所众人在吃饭的时候,禺期一个人躲在边上,抱着他的电脑算个不停。谢衣随意地向他的电脑扫了一眼,突然怔住不动,脸色立刻就变差了。他突然把禺期拉起来,然后带着一股十分决绝坚定的口气对他说:

“禺期,你说的晗光所需的昭明原数据,我去巫山取吧。”

“诶?尔突然干甚?现在据点还未拿回尔急什么急?”

“不,我需要出去,我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要去流月,很急,拜托你。”

谢衣当天就将工作交接完毕,准备得也很迅速,一副急匆匆要走的样子。在等待外出令批下来的时候,他不停的翻看着军校的论坛,时而闭眼计算。

 

师父,我好像干了一件比杀人更【残酷】的事。

师父,地下的网络我实在进不去。

师父,你能看见我吗?

我快要【崩溃】了,那个人还活着,天天求我杀了他。

我接受不了这个所谓的【现实】。

沈司令说过,被审讯过的人是不能在交换战俘的时候还回去的。

我该怎么办?

 

那几个词汇,根本不曾出现在你的人生字典里,所以你只能用学生时代做的加密模式来加密了吗?

这某种意义上,这是为师的错吧,竟然放任你去流月,毕竟师尊那边的新生训练课……

 

谢衣在加密版块输入了一串乱码。一串只有自己的徒儿看得懂的密码。

傻徒儿,为师不放心,这就去看看你。


所有的武器都是我瞎编的!

架空!不科学!

评论(5)
热度(15)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