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军工向谢乐】绽放如白日的烟花 04

主谢乐,掺有一点粮食向的微妙的沈乐和沈1.0过去式,无暧昧,慎。

架空向,各种不科学,慎。


4.

瞳靠在轮椅上,一只手支着脑袋,一只手飞速在键盘上飞跃。突然间,一串警报在屏幕上循环跳动。这个时候的他才慢慢提起了精神,对着那一串入侵警告微笑。

信息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进来的是沈夜,他的脸上也带着压也压不下去的笑容,对着瞳道:

“你看,我说的没错,谢衣果然上钩了。”

“不愧是总司令,真是心横手辣。让乐无异参加审讯这种事也只有你想得出来。”瞳依旧用着他那平淡的语调嘲讽沈夜。

“那也不及瞳主任的手段厉害,”沈夜也同样淡淡地回讽,“呵呵,就连我见了也要害怕的。”

“总司令过奖。”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胡扯之后,没有对这一串入侵警报对全军区下达任何命令,瞳甚至解除了10s的南线防御,以此来表达他们此刻的心情。

欢迎回家啊,谢衣。

 

乐无异已经习惯了每天有人来敲他的房门这件事。每天敲他房门的人,不是华月就是十二或者武研部长,总司令每天也会来一次,不过说的话都很让人生气。只是今天敲门的时间与往常不同,来者也没有开口,让乐无异产生了一份警惕之心。

这个敲门节奏……诶诶诶?!

一激动从床上滚下来的无异狼狈地向门冲去,然后迅速又简短地敲了敲门以回这句暗语。

只隔了一道门的感觉,让乐无异心跳加速。他想了想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见到师父了,而现在他就在门外,也许只相隔了30cm,也许更短……

当他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之后,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抓住门边,快速开了一条缝然后闪身入室。仅仅只是一瞬的光亮,房间里又重回黑暗。

房间里充斥着两个人的心跳声。

紧接着,乐无异就感觉自己被拉入了一个温柔的怀抱。那个让自己安心又感到快乐的体温,终于又回到他的身边了。

师父……

“师父……”

“无异,你别怕。师父在这。”耳边的细语带着些微微的气声传进耳朵,师徒二人的身体都微微一颤,然后两人默契地都没有再开口,只是静静享受着现在这一份安宁。

谢衣的怀抱很温柔,力量用的不大不小,这让无异感到很安心。可是无异的怀抱就不一样了。也许是激动的心情,也许是害怕的心情。这个怀抱就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海中的浮木,越抱越紧,大有将谢衣揉进身体的趋势。

谢衣有点被勒到了,只得无奈地拍了拍徒儿的背以示安慰,然后把口香糖一样黏在身上的无异从怀里扯出来。

“无异,想来想去,你还没到出师的时候呢。所以我还是来了。”黑暗中谢衣微笑着说出这句话。虽然知道此时无异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他依旧想露出一个微笑。

 

“唉……师父,其实我难受也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最开始几天确实有点……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上军校论坛了之后满脑子想着你要来,然后……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嘿嘿~”战场上英姿飒爽的乐指挥,此刻就像一个小孩儿一样,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

谢衣也是无奈,不过能看到心理健康高高兴兴的徒儿他自然也是开心的,不过无异实在是太过调皮,谢衣还是打算在这战争心理这一方面好好给他补一补。

就在师徒俩交换着各自最近的讯息时,敲门声又到了。这次是适时的敲门声,使得乐无异一下子就知道了来人是谁。

“总司令来了,师父,你要不要避一下?”

“不必,沈夜已经知道我来此处。”

乐无异打开门,看到沈夜站在那儿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一反往常。

沈夜的目光在乐无异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发现这小鬼的阴霾情绪已经一点都不在了,微微有点不高兴。前几天来还给自己摆脸色看,现在就跟啥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站在自己面前。这直接导致沈司令弯起的嘴角又撇了下去,他的目光又停留在房内的谢衣身上,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无异回头,看见谢衣脸上的神情很严肃,而在沈夜看来,则是一副生气得快要发怒的表情。

“呵……我不过略逗了逗你的徒弟,你就按耐不住了?”

“一别经年,总司令真是变化良多。我实在没想到,你竟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谢衣脸上表情未变,声音却变得有了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可是在教育我的徒孙啊,谢衣。”

这两人的气场,实在让乐无异插不上话来。可是出于他自己的心意,他走了上去,挡在谢衣和沈夜中间,摆出一副要保护自己师父的样子。

“总司令,我真的没事。您来这里,有什么命令就下达吧。”

“哼。”

沈夜冷哼一声,突然拿出了一个古朴的面具丢到谢衣身上。

“呆在流月可以,一定得戴上,不能暴露身份。”沈夜又转头对乐无异说,“从今日起任命你为装甲散团代理指挥,收拾收拾可以去领资料了。”

“等等!总司令!那明川团长呢?他不指挥了吗?”

“无用之人,我不会再关心分毫。”说罢便离去了。

乐无异再次把门关好,黄昏的斜阳把他的影子拉的老长,然后随着门缝的缩小一点一点消失。他为突然的升迁感到有些小激动,但他最大的注意力果然还是放在他师父身上的。

谢衣正在摆弄他的面具,然后试着带上。

“师父,我说……”乐无异面色纠结地开口,“你不觉得……戴着面具更显眼吗……?”

“呵呵,是啊,而且看起来很中二对不对?”谢衣反倒是玩笑般开口,还继续调试着他的面具。这使得乐无异脑内的吐槽大军气势汹汹地碾压了他的理智。

师父别搞得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这很危险好吗!!还有中二这个词是哪里学来的啊?!

“傻徒儿,你怎么这么傻。沈夜是来整我的啊,你看不出来吗?”

我靠总司令你这个有病的,画风从来没对过好嘛!

 

气氛缓和了不少,话匣子似乎也打开了。谢衣随手把面具放在一边,然后又开始询问起他最关心的事情。

“无异,沈夜让你参加审讯的时候,你看到了点什么?”

“额……”这个回忆着实让无异感到很不舒服,他皱着眉向谢衣简单阐述了审讯的画面,说完后一言不发,目光也低垂了下去。

流月军区的严酷是众人皆知的。不仅仅是在训练己方士兵是这样的,审讯的各类手段也是自从瞳上任了之后跨了一大步台阶。但是由于沈夜的强硬和神农总司的威慑在,流月的行为暂时没有被广而传播批斗。但是谢衣作为曾经的流月一份子,又怎会不知道这其中种种不堪入目的手段。

“曾经没教你这方面的东西,因为军研所实在不方便,不过现在可以提上日程了。”

 

来到流月后方基地的时候,那好几座重工厂和大大小小的被隔离的大楼让无异张望得脖子都有些酸了。这个地方是军事重地,各类重工制造和前沿科技都从通过这里从总部送来。所说武研部算是相比前线和这里比较近的了,可是因为乐无异自己不参与大批量制造,也没有更高的权限,所以也从未来过此处。

谢衣从沈夜给的面具中抽出一张黑色的通行卡,然后在看起来特别高大上的建筑门口刷了一下,门立刻灵敏地打开了。

“进去吧。”谢衣牵着自己的徒儿慢慢开口。

谢衣让无异走进了一个特别特别大的训练室,大到他自己根本无法估算面积。双眼仿佛被迷惑了一样,好像看不见房间的尽头。

这时,谢衣突然从一个离他约50m的门那里进来,头上顶着一个小小的红苹果。

“无异,你往右走,那里有武器,挑一把射程50m的手枪。”

无异照做了,虽然他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对,然后,朝我头上的苹果射击吧。”谢衣又摆出了他平时的笑容。可是此时这个笑容已经不能给乐无异带来任何安慰了。

“师父,我去换把步枪……”少年有点惊慌地回头去换枪。

“不!拿手枪!50m射程你还不用手枪?!无异,你可是军校全A毕业,不要做懦夫。”

我不是懦夫!无异心里在咆哮。

我对自己的射击有信心,可是……

让我对师父开枪,我怎么做得到?!

 

此时的流月前线,发布了一条沈夜亲自下达的通告。

“据说是总部JY特种部队特使初七,来执行机密任务。平日戴着面具不以真面示人,要我们配合特使动作,不可贸然打扰阻碍。”

“好像有事和武研部的动向有关,可能这次又有大动作要发生了吧。”

程庭钧听完这些话,很淡然地回复他的战友道:“我倒是很奇怪,一直被神农总司和伏羲主席置之不理的据点,派特使来有何意义。”

十二站在这群讨论士兵的背后,目光停留在程庭钧身上很久。

 

 

不用担心程师父,这次瞳不会下重手(。

不用担心师父父,因为无异的枪法很好(大概。


评论(3)
热度(21)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