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古剑一二】月照沧海04 原著向二代世界观 前期肉包X屠苏

一个一二代主角共游的故事,希望加了私设能让大家HE的故事。【ORZ我只是想吃糖

cp一代恭苏,二代(暂定)谢乐,秦羽,其他官配

每章私设会先标注请自动排雷。

前篇:01  02  03  少恭番外1

 

这文被我丢一个月的原因完全是因为谢伯伯出场太晚【没力气写 @翊溦 姑娘,感谢w

 

 

不算私设【官方上说太子长琴是焚寂剑灵【不过我觉得只能算半个

私设:

1、怒跳剧情,怒。

2、可用灵力篡改和植入记忆,前者需要极强大的精神力和灵力,后者要求低一点。

3、少恭有在无异小的时候对他动过手,被禺期拦住了。后来(见番外)见到偃甲谢衣便找到了希望,不再向无异动手。

 

4.

三人一猫队,其实不止三人一猫。这个队伍可以算是人世间物种比较齐全的队伍了,有人,有仙灵,有剑灵,有妖兽。

就比如晗光中的剑灵禺期,又开始在神识中与焚寂的半个剑灵吵起嘴来。

「禺期,为何你在神识中如此聒噪,若非礼节,在下非攻击你不可。」黄毛懒猫斜眼瞄了乐无异背着的上古神剑,摆出了不屑的表情。

「哼,长琴莫与吾说笑,尔命魂还在那个叫百里屠苏的臭小子身体里,这般嚣张之语,尔不怕到时损伤了自己元气。」上古神剑不甘示弱地闪了闪光。

禺期和少恭算是重逢的故人了。同呆在乐府的那十余年,禺期呆在剑里不出来,也只有少恭时不时能用精神同他聊一会儿天。

不过也都是些拌嘴罢了。

无异以前喜欢拿晗光斫木劈石,为什么禺期总是生气,一方面确实是怠慢上古神剑的行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少恭总是要窝在乐无异怀里嘲笑他的缘故吧。

「不过是只懒猫,吾还不放在眼里!」

「呵呵~不过是把斧子,在下亦是不放在眼里~」

最后也只余可怜的无异一人哭泣。

“啊啊啊啊啊!又打雷啦!肉包你快来!我们回门厅里去!”

 

这一世的少恭算是清闲自在的。乐府的十余年沉思令他变得睿智许多,也清醒许多。想到自己能重返百余年前逆转自己的命运,他就不禁觉得欣慰而疲惫。

最令人高兴的是,自己的命魂竟然也跟着来了。

现在他就紧紧依偎在自己命魂的怀中,全身包括全部的魂魄,都在享受这完整的、团聚的温暖。

 

“乐公子,这是一只……”屠苏正想开口提醒正在与一只鱼妇攀谈的乐无异之时,一道奇异的光线打断了他。

那是一个传送阵法,地上的光晕带着稳定的灵力,让屠苏不禁暗暗赞叹。鱼妇一看这阵势,瞬间变了脸色,立刻先出原身向阵法中的人发出了攻击。

从法阵中走出一位年轻侠客,面相冰冷不苟言笑。他浮于法阵之上,口中微念剑诀,将鱼妇的攻击尽数弹开。这位侠客也不管乐无异在一边的叫嚷,径直朝鱼妇走去。

“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凶秽消散,道炁长存。去——”

眼前的房屋霎时间消散一空,光裸的地面显现了出来。刚才还笑眼盈盈的姑娘在法术的强压下显出了原形,吓得乐小公子连着倒退了好几步。

“这这这……桢姬姑娘怎会……?”

“这便是妖了。”百里屠苏在一边淡定地回答道。

“啊?!”三观被摧毁重建的无异看起来受惊不小,刚想冲上去问个明白,却被闻人羽拦住了。

闻人羽上前一步,行了个江湖之礼:“多谢侠士出手相助,在下闻人羽,这二位是乐无异和百里屠苏,请问侠士可知此僚底细?”

“此乃鱼妇,此妖近日在江陵左近为患,在下受玄妙观灵虚道长所托,前来搜寻。此间事了,在下这便告辞。”侠客微微回礼,带着桢姬催动了法术,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光芒之中。

这边的众人将此事揭过后,便做了点东西开始填饱肚子。唯有少恭坐在那儿,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一般。

「玄妙观灵虚……?这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少恭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然后闭上猫眼像是在憋点什么东西。

有一丝微小的光亮闪过,正忙着吃喝的众人并未发现有何异状,然而在肥大的猫身体之后,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发出微亮的、拇指大小的小人儿。那小人儿的长发束在一起,随意地挂在肩上,一身曳地长袍散发着深深浅浅的明亮黄光。

俨然就是一个拇指大小的欧阳少恭真身!

「呵呵,那灵虚不就是以妖类内丹来增进修为的臭道士么,之前将我误认为妖类来自取其辱,不过现今正好能为我所用。眼下与前世情形不同,看来得耗费点灵力了。」

灵力形成的拇指少恭身形渐渐散去了,那点点光亮悄悄从百里屠苏的背后钻入他的身体之中。

百里屠苏身形微微一顿。

“乐公子,在下突然忆起,那玄妙观的灵虚道长,似是以妖类内丹来增进修为的邪魔外道,表面上说是收服妖类,但桢姬姑娘恐要遭到不测。”百里屠苏略微一皱眉,隐隐约约想起自己打侠义榜的时候好像有这么一段模糊的记忆,模糊得又感觉不像自己的。

“什么!这怎么行!”

“真有此事?!此事属实?!”看上去一向沉稳的闻人羽也不禁大惊失色,“可刚才那位侠士……剑意如冰……有一身凛冽风骨……”

“哼,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乐无异气呼呼地道,“玄妙观在什么地方?我要把桢姬姑娘救出来再说!”

“无异!你别冲动。你把桢姬救出来,要是她再为祸人间该当如何?”

“这世上,有好妖,也有坏妖,和人是一样的。”百里屠苏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先救出来再说也不迟。”

看着乐无异的脸色变差,少恭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他心里很清楚灵虚的能力,暂且不说百里屠苏,以乐无异一帮人的实力,要能干过灵虚实在堪忧。等到他们被灵虚打败之后,灵虚自身也定能损耗良多,于是那时,那一身修为便让少恭自己接手了吧。

幸好用不上篡改记忆仅仅只需植入,不然凭借现在的少恭恐怕也无法让百里屠苏自己相信这段记忆。现在损耗点灵力给百里屠苏植入点记忆,是为了能够更早化出正常比例的人身呐。

「反正我也要找谢衣,正好顺路。」

 

“现在到达城内,我们各自去添置一些暗器药品,然后再江陵城边门汇合吧。”闻人羽利落地下达了命令,便转身走开了。

百里屠苏抱着肉包,走得也很快,只留下乐无异一个人站在原地傻傻的不知道干嘛。

“出门也没带点偃甲材料,随便看看吧。话说肉包到底是谁家的猫啊!”

“唧!”

“唉,也只有馋鸡跟着我了……”

乐无异便也开始满城寻找合适的材料。正当他兜得欢之时,有一个看起来像一个不伦不类的杂货商的道士拦住了他。

道士的脸上露着不怀好意的微笑,背后背着一大坨看上去沉甸甸的东西,尽是些稀奇古怪的珍宝。

乐无异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开口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呵呵呵呵,小兄弟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剑气,想必是把宝剑,可否借来一观?”

“剑气……你是说晗光?那你倒是说说,这剑有什么名堂。”无异取出晗光把玩,笑着问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那人只是笑着。

“额……唔……”

“贫道看着宝剑也无甚稀奇,只是一眼便看中了吧……小兄弟,按市价,一柄剑五两银子,你卖不卖?”

“——五——两——卖。”

晗光闪了闪,可是被摄神的乐无异完全没有反应。

“好~一手交钱一手交……啊!”

一声雷击,那个道士一下就被弹开在外,晕了过去。这时候晗光剑边突然现身了一个人。那人身形为孩童模样,衣着也与当世之人不同,带着一脸的生气和高傲,怒视着乐无异。无异的神识这才刚刚清醒,便一下子看到了这个让他觉得是在做梦的场景。

“等等!剑剑剑剑剑剑里出来一个小孩?!剑里怎么会有小孩?”

“孩你个大头鬼!哼……吾乃禺期,古剑晗光之剑灵。吾之寿数弥久,已不知几千载。以尔区区不满二十之龄,竟敢视吾为孩童?!”

“剑灵?剑也能成精?那偃甲能成偃甲灵么?”

“哼!这数十年来,有人妄想夺取你身体之类的危险之事,尽是吾暗中出手相助。晗光乃绝世利剑,竟被尔用来斫木剖石!现在将晗光去换钱财,真真是有眼无珠!”

“怎么说话的?行李不要你背是吧?再说了,我又没想卖!你说吧,你到底要怎样。”

“吾劝尔一句,若不想死,一则不可动用晗光与人相争,二则不可妄议剑灵,三则不可用晗光斫木……老狐狸!给吾闭嘴!”

禺期突然向乐无异身后大吼,搞得他摸不着头脑。他回头一看,便见到屠苏抱着肉包远远地站在身后,正是准备朝这边走过来。乐无异的注意力立刻转移了,赶忙向屠苏打招呼。

那边肉包在少侠的怀里蹭蹭,这边禺期被气的打雷不止。

「呵呵~要在下说,若不想死,正是该仅用晗光斫木剖石,或者是卖了换钱,也能保住一条小命不是~」

而只有百里屠苏正在疑惑,那个剑灵朝这边叫的老狐狸……是谁?

 

 

真TM 写的时候在TM意识到,古二前期是真TM拖啊!根本没力气写啊!我要见谢伯伯啊!少恭也要见谢伯伯啊!无异也要见谢伯伯啊!夷则也要见谢伯伯啊!羽妹也要见谢伯伯啊!谢伯伯那儿还有阿阮要见啊!

尼玛谢伯伯要在朗德寨见啊!

中间一大堆不知道干嘛的剧情啊!

我真的怒删了啊!

夷则出场这边改了两次都不满意啊!

剧情都太TM拖了啊!

公告公告,删海市和纪山了啊,打完灵虚直接去找谢伯伯了再见。


评论(5)
热度(12)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