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乐无异|乐乐张佳乐|心水少恭|谢乐异羽|双花叶乐|恭芳恭苏|

【军工向谢乐】绽放如白日的烟花 05

我觉得我一直是个纯良的孩子。

后来我才意识到我不怕血腥重口。

我都不怕无异怎么可能会怕(笑


主谢乐,掺有一点粮食向的微妙的沈乐和沈1.0过去式,无暧昧,慎。

架空向,各种不科学,慎。


5、

乐无异闭着眼睛站在那里很久,双手渐渐从颤抖的状态恢复了平稳。那边谢衣也不催促他,反倒是时不时调整着苹果的位置,以让自己能够顶着它不掉下来。

紧张的少年睁开了双眼,眼中挣扎的神色很是让人心疼。

自己……怎么可以对师父开枪呢?

“无异,瞄准吧。”师父淡淡催促道。

师父……叫自己瞄准呢。

他仿佛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持枪的手,上膛,然后瞄准。

砰——

“无异,你没有射中苹果。”谢衣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准备好,瞄准了。”

少年的眼圈有点红了,他看到师父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心中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没等他彻底放松下来,师父的下一道命令又让他无比痛苦。

“无异,当年射击项目,你可是拿了49环,一个苹果你也打不中吗?这个训练项目,直到你打中5发为止。”

 

“妙,不愧是我的弟子。”沈夜在一旁拍了拍手,像是饭后散步路过此处一般漫不经心地走了进来。

沈夜此时也穿着一身作训服,那种充满力量和可靠的感觉呈现在他身上的每一处。他走到乐无异面前,从发愣的少年手中取下手枪,然后突然转身,快速地朝谢衣的方向射击。全程动作干净利落,不给乐无异一点反应的机会。

乐无异傻在那里,谢衣也没有说话,只有那个苹果被子弹带出好远,然后孤单地滚动着。

“徒孙,你看清楚了吗?”

“混蛋!你干什么!你居然朝师父开枪!”少年着实被吓到了,气得跳脚。

“徒孙异,我不是朝谢衣开枪,我是朝苹果开枪啊。”沈夜那嘲讽的语气又出现了,“你朝哪里开枪,空气吗?不愧是军校全A毕业的学生啊。”

乐无异说不出话来,脸被气得通红。他愤愤地从沈夜手里夺回手枪,然后瞄准了谢衣头上的苹果。

刚才谢衣一直未曾开口,直到沈夜出口嘲讽无异之后,他才突然点提了自己的徒儿几句:“无异,为师现在被你太师父挟持,沈夜现在躲在我的身后,拿刀指着我的脖子,那个苹果,则是他露出的半个额头,你只需——”

话音未落,苹果随着一声枪响又飞了出去。

“啊!我做到了!”

乐无异在一旁欢呼了起来,沈夜的面色则有些异样。谢衣又回身把苹果捡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看向沈夜。

“总……啊不,师尊。看来还是您教育无异比较有效。”

示威之意,占有之意,沈夜看得明明白白。

哼。

 

虽然这个训练项目看起来有点注水的嫌疑,但好歹也是顺利结束了。在乐无异开始想象着沈夜的额头之后,开枪就变得干脆而迅速,他自己心里也不禁有些得意洋洋。与乐无异的高兴截然相反的,则是谢衣。虽然刚才他利用了一些话语诱导来迫使无异能够顺利开枪,但有没有达到训练的目的还犹未可知。

“无异,你之前为何不肯开枪?”

“因为我怕伤害到师父,而且看到师父的脸就……”

“那后来为什么能开枪了?”

“我当时想着要救师父啊!沈夜劫持你!我一定要救你!”少年义愤填膺地说。

完了,当真了。谢衣默默扶额。

虽然这项训练的效果大打折扣,不过谢衣还是没有强求无异错过饭点。

“无异,你饿了吧?这个项目顺利结束了,那我们开启下一个项目吧。”

 

沈夜去重工区巡视了一圈后,回到了指挥部。他前脚刚进去,后脚华月和十二都进来了。

华月看了看表,有些疑惑地道:

“总司令,您不是说要去看谢衣训练乐无异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华月你听清楚,首先,我只是去巡视重工区的任务,”沈夜一本正经道,然后朝偷笑的华月瞪了一眼,“第二,以我对谢衣的了解,第二个项目我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华月面带笑意,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她将文件放下,才轻声对沈夜问道:“为何?”

“哼!你明知故问!”沈总司令想起那事就头疼,“谢衣毕竟是谢衣,他做的料理,威力总是无人能及。”

本来是来替瞳主任向沈夜汇报任务的十二突然浑身一怵,回想起了自己进新兵营是受到的训练,浑身恶寒,胃都开始痛了起来。

 

第二天沈夜看到了精神萎靡的乐无异,嘴角上扬,那是他从昨天就开始想象的场景,心中可谓是无比期待的。到后来他听说了乐无异竟是在一边被强迫观看猎奇血腥视频一边吃谢衣的料理之后,他心中的自豪之感油然而生,心情变得愉悦了很多。

不愧是我的弟子啊。

“乐无异,你若不愿意在谢衣身边训练,你也可以来我这里。”

沈夜看到乐无异眼底那一点动摇的神色的后,心满意足。

“谢谢总司令的好意,您很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意料之内的拒绝,并没有影响到沈夜的好心情。看着少年踩着虚浮的步子离开,沈总司令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当年新兵营的训练项目正是他定下的。在他偶然之间感受到谢衣料理的威力之后,总觉得不能只有自己一个人承受痛苦,不仅骗了华月、瞳、雩风、明川等多位一起共事的高层人士享用,他还给新兵营制定了一个新的训练项目。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本来难以在高艰难生存环境下寻找食物而得以存活的新兵蛋子们,在经过了这个项目的洗礼之后,坚持下来的人数有明显增长,而且士兵的平均承受能力大幅度上升。

真是宁愿吃虫子树皮也不愿意吃谢衣的料理吗……?

而沈夜沾沾自喜之时,也不可能料到女娲麾下的幽都军区已经早就有这个传统了。

 

训练只能抽时间进行,因为砺婴不时的骚扰总是让无异不得不半路抛下谢衣而跑去战场。作为一个小小的散团代理指挥,乐无异不能够拥有一个指挥室供他布局差遣,所以亲自上阵的他,总是免不了看到一些这样的场景。

比如只剩下半截身体,肠子外露的人。

比如只剩下左半个头颅,上下颚还在开开合合的人。

比如整个上身头颅被碾碎,血骨混杂的人。

但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了。

他欲哭无泪,是·真·家常便饭啊……

 

程庭钧被锁在椅子上,静静地望着瞳在他的静脉中注射不知名的药剂。看着那个面带单眼罩的男人,就连一直勇猛无敌的他也是冷汗直流。这个人给他带来的感觉,是毛骨悚然。不管这个人强不强大,自己是否蔑视他,但只要一接近,伴随的必然是恐惧之感。

“恩,你叫……陈军?你先天条件不错。”瞳道,“好吧,你说说看你是谁派来的。”

竟然不是用刑逼问?!

“我是总军区调遣来的。”

“呵,睁眼说瞎话,我看你眼睛别要了。”瞳挥了挥手示意他的助理,他的助理立刻走出去了。

“等十二拿来解剖工具,你就没有陈述的机会了。”瞳淡淡地补充道。

程庭钧毕竟资历还算丰富,也是见人无数的。当瞳这样开口了,他一下子就判断出来,这人不是说笑的。

如果我不说,他真的会取走自己的眼睛。

在前线,一个士兵失去生命或者销声匿迹,都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更何况是流月,这个被伏羲与神农抛弃的据点,沈夜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拦着。

程庭钧权衡利弊,以最平静的口吻说道:

“你若不信,我也没办法。是神农总司。”

“……神农?你叫什么名字?”

“陈军啊。”

瞳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看着程庭钧。但是程庭钧心中明白,瞳是不可能相信他的。

“也罢,就当百草谷天罡送我的玩具。”瞳没有去看程庭钧的脸色,毕竟他不是沈夜那样恶趣味的人,他对程庭钧被戳穿后的表现完全不感兴趣。

瞳只是默默地在程庭钧的静脉中注射药剂,嘴里絮絮叨叨说这些什么。听着听着,程庭钧的脸色越来越差,有种要心如死灰的感觉。

“恩……注射完之后……再做开颅手术……这次抹掉自我意识的实验……应该能成功吧……?”

自此之后,程庭钧与百草谷失联一个月。

 

———————————————————

马个鸡!再不谈恋爱就要变成粮食向了!我不要啊我不要啊!下一次一定要谈恋爱啊!就算不能干柴烈火也要卿卿我我!!

以及看血腥猎奇视频来提升心理素质,好像是国外狙击手和特种兵的训练项目。

无异辛苦了,下次让你跟师父父卿卿我我。

评论(4)
热度(15)

© Czeslaw阿且 | Powered by LOFTER